返回文章

台灣新銳文創品牌的不藏私分享:META Design創辦人鄭遠揚 ╳ 厝內品牌經理吳怡蕙 ╳ 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

〈文創100講堂〉活動現場,Meta Design創辦人鄭遠揚(左一)、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(左二)、厝內品牌經理吳怡蕙(右二)、厝內產品經理許文鴻(右一)。

Meta Design作品Uncle L,結合傳統師傅紮實工藝與低調設計美感,更獲得日本Good Design設計大獎。

厝內以台灣人的家用品為定位,細究台灣人的生活風格,貼近生活需求的產品設計,成為年輕世代添購成家用品的新選擇。

重新挖掘台灣苦茶籽文化,茶籽堂結合版畫設計包裝與有機產品力,踏穩傳統產業轉型的第一步。

從土地上找回台灣的傳統文化、從家用器物裡發現生活之美、也從傳統代工製造業裡看見黑手師傅們的低調堅持!La Vie特別請到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厝內品牌經理吳怡蕙,以及META Design創辦人鄭遠揚,不藏私大方分享:如何扭轉台灣傳統產業的代工製造模式,將台灣過去累積的傳產紮實底子,注入文化、創意及設計力,打造出充滿魅力的文創品牌!

 

鄭遠揚:文創議題在台灣很有趣,因為它在短期內獲得很大的迴響,但當我們真的要去實踐的時候,不能只看到這短時間的熱潮。我們一直會去反覆思考所謂「文創」之於META Design到底扮演什麼樣的角色,或代表著什麼樣的態度,再慢慢去歸結出一個方向。

 

在創立META Design這個品牌之前,我父親經營以燈具代工為主的富爾康照明已經有三十多年。我們從傳產轉戰到建立自有品牌META Design,靠的是設計。但我在跟很多傳統產業的朋友聊天的時候,我總是說,設計不是唯一的一條路。大家可能以為是不是加入設計才有辦法轉換,其實不是這樣的,你必須去盤點每個公司當中甚至小到個人的種種資產,設計是其中一條路,但也許可以靠技術的專精,或是其他的創意方式去達到傳統產業新生的目標。

 

吳怡蕙:我們的品牌叫做「厝內」,顧名思義就能知道我們做的是台灣人的家用品。和META Design或是茶籽堂相比,我們從2013年的年底才開始有了雛型,其實還算是個很年輕的品牌。在加入厝內之前,我在奧美廣告做了十年,服務過包括台灣的第一個自有汽車品牌Luxgen和桂綸鎂代言的CITY CAFE等將近二十個品牌。厝內跟META Design有個相同點,厝內也是個過去已經營了三十年的家用品貿易公司,叫做高昌貿易。我們幫來自法國、義大利和美國客戶做OEM或ODM的工作,客人有什麼想法我們就幫他做,或幫他畫設計圖、幫他賣出去,這是高昌的背景,也是台灣傳統代工產業的樣貌。

 

像我先生是高昌貿易的第二代,他當初告訴我他們有建立自有品牌這樣的想法,我也有些評估,第一個考量的是,他們已經從最早的OEM發展到了ODM的經營模式,變成不只是拿客人的設計圖做東西而已,他們其實已經有自己的設計團隊,對於生產的工法和生產資源也都已經有一定的經驗和品質保證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基礎。第二個當然是考量產業消費的趨勢,所謂生活風格產業的興起,整個大環境有在往這方向前進。最後最後打動我的,其實是公司大老闆對台灣生活文化的使命感,他甚至還在故鄉八斗子成立了一個文物籌備處,積極投入漁村文化的保留工作。

 

趙文豪:剛剛兩位提到的我也很有同感。2004~2008年期間可以說是茶籽堂的傳統產業階段,這四年我騎機車勤跑有機店推通路,從零開始跑到有三、四百個銷售點,看起來很順,我們那時也同時幫別人做代工,但到了2008年金融海嘯,我們在短短半年間面臨因為通路打價格戰,而被犧牲下架的危機,那時我才驚訝的發覺,原來以前做的都不叫品牌。但我那時會開始去反省,為什麼我爸爸這麼辛苦做出來的洗碗精會這麼沒有價值,別人一句話我們就不見了?

 

因此,茶籽堂在2009年開始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改變,從Cost Down的傳統製造思維,轉而將重點放在如何紮根在台灣這塊土地上,希望把價值回饋到整個產業鏈。我們從新北市開始,深坑、石碇、坪林、三峽,然後桃園、龍潭,還有苗栗、新竹,到了很多地方去問老一輩什麼是苦茶籽,聽老農夫講苦茶籽在台灣一百多年來的故事,甚至閩南人、客家人、原住民,這三個族群各自都發展出完全不同的苦茶籽用途。

 

那幾年我們看到台灣這麼多種苦茶籽的農夫,現在平均年齡都已經七十歲以上,第二代不願意回來接,沒有人願意信任他們種出來的苦茶籽有多好,甚至台灣農夫辛苦種出來的東西,價格跟二、三十年前是一模一樣的。所以我們就有了想要改變這件事情的想法,2011年開始有了第一座合作的苦茶契作農場。也因為對台灣土地和文化的這層領悟,茶籽堂對我來講才真的開始有意義。

 

鄭遠揚:就像茶籽堂去探索台灣茶籽文化,文化的面貌很廣,有很具體也有很抽象的部分,而對META Design來說,我們所抓住的比較是抽象、無形的文化元素。這跟我們公司傳產代工的背景有關,在這當中其實有很深的人際情感,像是黑手跟黑手之間講話溝通的情感;或是工廠跟工廠之間相互協調的情感,這個東西很重要,師傅們每個都很厲害,都在他們的專業技術上很有一手,但他們並不會去炫耀、或是高調彰顯,就是好好的做他們自己的事情,這在某方面被我們視為台灣特有的性格。若走出大都市來看,台灣相對是比較憨厚、保守、內斂的,即便很懂什麼、即便某方面很卓越,但都不會大張旗鼓,META Design抓住的就是這個部分。

 

我們呈現的方式比較內斂,不會讓你一打開家門就只看到META Design的東西,我們希望人們可以先看到光、再看到燈,看到的是因為燈光所創造出的整體生活環境。對我們來說,燈是光的載體。在設計一盞燈的時候要去思考它怎麼用、給誰用、在什麼地方使用,這是很重要的,當把這些都考慮進去,燈的型態自然而然就會長出來了。這就是我們詮釋台灣性格的方式,META Design本身所表彰的性格也是這個樣子。

 

【更多精采對談內容,請期待10月號La Vie雜誌】

 

Text/方敘潔

Photo/張藝霖

 

 

【延伸閱讀】

城市一定要有創意園區嗎?讓人才發揮熱血的創意生態系才是重點

策展人必備技能大公開!打造高人氣、好專業的成功會展

最新文章

更多精彩文章

你也有興趣的文章

看更多 More +

〈文創100講堂〉活動現場,Meta Design創辦人鄭遠揚(左一)、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(左二)、厝內品牌經理吳怡蕙(右二)、厝內產品經理許文鴻(右一)。

photo1 /4

Meta Design作品Uncle L,結合傳統師傅紮實工藝與低調設計美感,更獲得日本Good Design設計大獎。

photo2 /4

厝內以台灣人的家用品為定位,細究台灣人的生活風格,貼近生活需求的產品設計,成為年輕世代添購成家用品的新選擇。

photo3 /4

重新挖掘台灣苦茶籽文化,茶籽堂結合版畫設計包裝與有機產品力,踏穩傳統產業轉型的第一步。

photo4 /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