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文章

植物的翻譯師!許小琬用多肉植物活出自己的生命姿態

韓國電影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一上映就引起熱烈的話題討論,女性所面對的社會壓力,讓無論是否結婚生子的女性都很有感。除了主計處日前的調查顯示「家裡的事情,女性還是付出比較多」,今年五月的職場媽咪調查也指出「9成職場媽媽每天都有焦慮感」。


曾經也把自己困在家庭裡的許小琬在新書《植物的翻譯師》「漣漪」也提到:「進入婚姻、生了孩子以後,我好像被綑綁住了,我好像穿上了束縛衣,我覺得每一個作妻子的、作媽媽的,一定都有這種感受,我們的另外一個我自己,被困在身體裡面,而這個家就是那件束縛衣。」。


把別人照顧的很好,卻把自己丟失了

她直指核心的點破許多家庭主婦無法訴說的苦澀:「我雖然接受了家庭主婦這個角色,可是我從來沒有接受—真正的我會因此消失。我的孩子書讀得好、很會畫畫……我的老公有正當工作,是好爸爸、好老公,我為他們感到開心,可是我自己呢?我今天的成就是什麼?我是誰? 」


這些心裡的苦澀,經年累月的在身體裡累積著,最終轉化成找不到病因的疾病,許小琬回憶當時:「失去自我最大的一個表現就是開始生病,我的免疫系統發生問題,常常往返醫院檢查、治療,卻仍常常感覺到心跳加速,沒來由的會心悸,我的手、我的骨頭、關節像被螞蟻啃咬一樣在痛,卻一直找不到病因。」


bltmoi4cd32ydlnfzv2j5ji5dd9ur2


植物不喊痛,但教妳向陽求生

因緣際會下,多肉植物進入了她的生命,透過對多肉植物細微的觀察與養護,她學會了「觀看自我」,多肉植物就像一面鏡子,帶她檢視自己的生命。她在書中分享:「多肉植物是利用頂芽來『求生』,即使他下緣的葉子都脫落了、乾枯了、耗盡了,可是他的寶寶還活著,這就是植物的求生。當我們看到了植物的求生,我們也會反過來觀照自己,投射到自己身上,問自己:我怎麼沒有在求生啊?我也受到了威脅,我也不營養啊,我不開心、我很痛苦……,但我怎麼沒有像植物一樣?他一聲不吭地就勇敢的往前衝,他衝的方向是什麼?是陽光─一種很正向、很正面的,明亮的東西。」

    

更進一步的,她體會到:「即便我們過得再不好,人生也不會消失。」如何把自己的人生過好來,過到讓自己真正可以接受,而不是壓抑或掩蓋,就是接下來的課題了。


用漣漪,把自己帶出漩渦

就這樣,在種植多肉植物時的反思,讓她意識到自己生命狀態,但真正改變她人生的,是在「組合」的過程中,不斷轉換的過程。


她在書中提到:「學習『組合』多面相的多肉植物的時候,在思考的過程中,竟然投射出了我自己的心思。我想著,我的人生也可以有很多種「組合」,也有很多種面向啊,我為什麼要困坐在這裡自怨自哀?當我專注在種植物的時候,我的所有病症慢慢開始緩解,我把自己就封在一個小小的世界裡,拚命地組合,而每一次組合,因為每一株植物都長得不一樣、面向不同,我常常一個晚上換好幾十種方法,才會完成一個盆栽,而在快速地轉換面向的同時,好像也幫自己從迷失的、沒有成就感的人生漩渦……一層一層、一圈一圈地繞了出來。他可以算是啟動我改變人生的第一個啟發盆栽,後來變成我的一個很重要教案叫『漣漪』。」


讓小意義變大意義

多肉植物讓《植物的翻譯師─許小琬》老師:從綠盲變成多肉藝術組合專家;從家庭主婦到站上國際講台、甚至取得歐洲Powertex亞洲代理權。她不願意獨享多肉植物帶給她的好處,把多肉植物教她的生命智慧,整理成46堂心靈植栽課,集結成書,陪伴每位身邊的「金智英」。就像她在「人生之舟」中分享的,「我們希望經由練習,他在人生不要翻船比較重要。多肉植物對我們來說,是一種修練的陪伴,他不會說話,所以你比較不抗拒他。」


透過多肉植物,告訴每一位「金智英」:你可以是快樂、有自我、有成就的。你可以在多肉植物的小世界中學習「向內突破」--找到你的自在,你的生命姿態。


本文摘自《植物的翻譯師:選擇一個向內突破的力量──原來是多肉植物啊◦


最新文章

更多精彩文章

你也有興趣的文章

看更多 More +

photo1 /2

photo2 /2